首页

揭秘解放军最神秘部队:坑道拖出10层楼高大杀器

时间:2016-04-21 10:14 来源:首页 点击:

    “”成为“火箭军”的那天夜里,一位战友分享了一首歌《火箭兵的梦》,说:“多少人因为这首歌知道了神秘的‘二炮’部队,多少热血儿女因为这首歌置身于火热的导弹方阵!祝福伴随我们成长并让我们引以为豪的第二炮兵吧!”熟悉的旋律唤起我难舍的回忆。我们与军队的初恋,在“二炮”,我们对于“二炮”的热爱,就如同孩子般赤诚。

    我们同年从祖国的大江南北被分配到第二炮兵,在同一条山沟里集训了3个月。集训队的大队长40多岁,腰背直挺得像一块平整的钢板。站军姿的时候,他要求我们先深吸一口气,然后屏住,收腹挺胸,踮起脚跟,身体尽量向上,站稳,系紧外腰带,紧到他的手指无法插进,才让我们放下脚跟,立正。许多个傍晚,即将落山的太阳将我们的影子斜斜地铺在地面上,听着我们铿锵有力的口号声,看着我们有板有眼的训练身影,大队长的嘴角往往会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。

    有位区队长给我的印象也很深:永远小平头,无论时间地点,走起路来都是标准的齐步。在我们手里怎么都不听话的被子,在他手里三下两下就乖乖地棱是棱角是角,他再扯两下床单,整个床铺就成了一件艺术品。

    他们,都是立在我面前的榜样。

    也是在那个山沟,我第一次见到了导弹。一个周日的上午,我们所有人坐在山坡上,看着导弹一点点、一点点地从坑道里被拖出来,再在发射场上一点点、一点点地从平躺到垂直,巨大的白色弹身衬托着它旁边跑位操作的迷彩身影,成了永远留在我脑海里的画面。当一个差不多有10层楼高的大家伙伟岸地竖在面前的时候,当你想到这就是你未来要服务的对象的时候,心里不由地赞叹:了不起!

    后来,在第二炮兵的时间越久,我就越觉得,许许多多普通的战友比这个伟岸的大家伙更了不起。

    第二炮兵部队的特点是“山、散、远”。我第一次去蹲点的连队就在半山腰。在那里不能打篮球,因为营房之外的空地,只有半个篮球场大。这很像许多年后电影《张思德》里的一个情节:战士们打篮球,一个传球,手重了些,球越过围墙,滚下山坡,进了延河。站在半个篮球场大的空地上,可以看见一条崎岖不平的泥巴路和散落在山坳里的零星农户。每天下午的五公里就是在这条山路上进行,哨声一响,战士们个个像离弦的箭,瞬间绝尘而去。

    还有些山上,往往就一个人。我随领导去看望过这样一个老兵。一个志愿兵独自住在那个山顶上,每天在山里转,巡视那些隐蔽着大家伙的坑道。他指着更远处的山顶问我:看见那个山顶了吗?谁谁谁就在那里。天气好的时候,我能看见他做饭柴火冒的烟。我经常看他那个山顶。过一会儿,他又说:其实也看不见他。这志愿兵的名字,以及他告诉我的谁谁谁,我已经忘记了,但这个老兵当时的神情和他所说的话,我一直没法忘记。

    这些隐蔽在大山里的坑道,这些用战士们的青春热血和孤独寂寞守卫着的坑道,是第二炮兵部队极其重要的阵地。有一年“八一”,我去采访一个正在修筑坑道的工程营。当时正值雨季,坑道外全是泥泞,坑道里全是粉尘。坑道深处爆破的时候,人员全部撤出来,确定爆破完毕,再立刻进去清理。战士们全都穿着高帮雨靴,戴着黄色的安全帽,脸上混合着汗水、雨水和泥土,浑身尘垢,来来往往,很像刚从战场上下来,疲惫不堪,而谁又能说,这里不是战场?

    时间像一只藏在黑暗中的温柔的手,轻轻一挥,斗转星移。我离开“二炮”已经很多年了,但对于当年在“二炮”时的点点滴滴,总是时时想起。去年,自己带的一个学生毕业分配去了“二炮”某旅,他说,导师,我就踏着你的足迹前进啦。而我想,他也会像我一样,以那些身板笔直的前辈们为榜样,在“突然一声急促的口令,大地腾起一串火光,心儿随着火箭遨游,银河在身边缓缓流淌”的歌声中成长。

    我们火箭兵的梦,生生不息。

服务信息
菲防长:菲重开苏比克湾就是为南海 就对抗中国

菲防长:菲重开苏比克湾就是为南海 就对抗中国

美媒:美无人机将在南海大展拳脚 曾遭中方谴责

美媒:美无人机将在南海大展拳脚 曾遭中方谴责

美媒:苏35优于中国所以现役战机 中国试图购买

美媒:苏35优于中国所以现役战机 中国试图购买

解放军赴俄参演舰队遭日本监视

解放军赴俄参演舰队遭日本监视

中国编队过宫古海峡归国 途中释放无人直升机

中国编队过宫古海峡归国 途中释放无人直升机

印度二手航母妄想对抗“瓦良格”

印度二手航母妄想对抗“瓦良格”